网站首页 医院简介 专家介绍 致患者信 治愈案例 论文发表 在线视频 生活常识 康复护理 古六不治 今九不治 联系我们 发明专利
联系我们

热线电话:

0377-62189120

邓州市振宇血液病医院
地址:河南省邓州市邓襄路389号
咨询电话:0377-62189120
手机:13903773359
传真:0377-62183269
邮箱:zhenyuyiyuan@163.com
患者心声
当前位置:主页 > 患者心声 >
逃出医院的白血病人:“他们都不在了,我们活下来了”
更新时间:2019-10-28 19:55:49   来源:
Q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痊愈3年后的王文兰(2019年10月16日摄于家中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是一个真实的案例,患者名叫王文兰。
 
       从2016年到2019年,三年间记者多次采访王文兰,她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很好,看起来已与正常人无异。
 
       出于慎重的考虑,也是为了充分验证愈后效果,三年前王文兰的各项检测指标已经恢复正常时,记者并没有刊发报道,担心她的病情会有反复。
 
       现在,三年过去了,作为一个真实的白血病患者治愈案例,记者认为结果应能经得起检验,应该拿出来供医学界研究,用科学的态度面对某些长久存在的争议,也是对万千承受病痛、苦于治疗无果的白血病患者的一份借鉴。
 
       在样本观察上,王文兰并非孤案。和她一起同期治愈的病人,还有她的老乡郭文龙,以及作为引荐人的病友张蜜等。
 
       他们都有着类似的经历,如今也都“神奇”地痊愈。
 
 

 
       为证明这是一个真实的案例,本报道所涉及的内容均保留有原始采访视频,以及患者在不同医院的病历,初检及复检的医学报告,和患者本人及丈夫的声明。
 
       另外,在记者采访过程中,王文兰数度落泪。眼泪是最真实的情感,来自对“死里逃生”的庆幸,和对救治医生的感激。从记者观察看,这种情绪的流露是自然的,并非伪装,也在一定程度上佐证其讲述的可信度。
 
       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6年病愈后的王文兰第一次接受采访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出于谨慎,当时没有发出报道
 
       39岁的王文兰,家住河南省唐河县龙潭镇小张庄村小张庄6号。
 
       2015年5月的一天,在城里打工的她感觉身体不适,起初只是有点发烧,36.8℃也不是太高,她以为是感冒了,吃了点药。但烧一直不退,5月7日这天,她到南阳市中心医院做了一次血常规。
 
       “医生让我再去做个骨穿,他怀疑并不是感冒那么简单。”
 
       检验结果让她如遭雷击:白血病!而且是其中比较严重的一种——急性髓系白血病M5。
 
       为了进一步确诊,她的样本又被送到武汉康圣达医学检验所,7天后拿到的结果和南阳医院一致。
 
       “心里很难受,毕竟自己还年轻嘛,当时感到很绝望。”时年35岁的王文兰,是家里的顶梁柱。
 
 
 二
 
       从2015年5月住院,到当年11月出院,王文兰每隔半月就会做一次化疗。
 
       “刚开始我也不懂,医生说怎么治就听医生的。当时好像癌细胞都占到百分之八十多了,医生说不化疗不行了,会继续恶化下去。”和其他大多白血病患者一样,化疗是医院能采取的唯一办法。
 
       化学药物杀死了癌细胞,但也给身体带来了伤害。“几个疗程下来,虽然有一点点好转,但肺部感染、肠道感染……身体很难受,我都不想再去回忆了。”
 
       王文兰的入院病房,记录为南阳市中心医院2214,第一个疗程她在这里住了38天,随后短暂出院,化疗期间又住进医院其它病房。辗转间,结识了一些同样患白血病的病友。
 
       “大概有四五个人,我们留有联系方式。”王文兰回忆,“大家都是做化疗,有的反应很大,不仅很痛苦,治疗效果也不理想。后来我离开医院,她们还在那里继续治疗。”
 
 

 
       2015年11月,王文兰决定离开南阳市中心医院,缘于一个叫张蜜的小女孩,河南邓州人,5岁3个月时被检查出患有障碍再生性贫血。
 
       张蜜被父母送往郑州第三人民医院,在那里治疗了3个月,花了几十万,“说神仙也没门,给她治不好了。”张蜜妈妈说。
 
       后来经人介绍,就在张蜜的老家邓州市,有一家振宇医院,院长叫马宇振,许多被大医院放弃的白血病患者,经他的手给治好了。张蜜妈妈租了一辆救护车,连夜把孩子送往邓州。
 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张蜜经中医治疗痊愈后的骨髓细胞学检查报告
 
       “从郑州拉到振宇医院,孩子已经心脏衰竭,家属当时已经准备放弃了,但马院长看了后说有救。”张蜜妈妈说,在振宇医院改用中医的方式,又吃药治疗了三个月,孩子的病竟神奇地好转了。
 
       2015年王文兰经熟人介绍,给张蜜妈妈打电话的时候,她们一家人正在广州打工。“现在(孩子)啥都正常了,可好得很。”听张蜜妈妈这样说,王文兰也决定到邓州试一试。
 
 

 
       “说实话,当时我也怀疑过。”王文兰说,最初的想法,就是到医院先了解下情况。
 
       “到这个医院后,我看这里的病人都不像病人,都在外面跑跑跳跳的,看着很精神。然后我就想,就吃中药吧,吃中药最起码不会伤身体。”
 
       但仅仅吃了一个星期的中药,王文兰就感觉身体有了变化。
 
       “我那个指甲就变颜色了。原来指甲上面都是青的,一个星期后,就变成粉红色的了,感觉有血色了,然后慢慢地也能吃饭了。”
 
       王文兰说,改用中药治疗后,她的一个切身体会是,从身体到心理都放松了许多,而这种变化对治疗有很大帮助。
 
       “在南阳化疗的时候,不光是身体上的伤害,比如掉头发什么的,还可以接受,就怕不知道什么时候命都没了,心里的负担很重。原来化疗的时候吃不下饭,后来吃中药胃口好了,皮肤也好了很多。”
 
       她举例说,自己以前身上有一个伤疤,很多年了,在南阳化疗的时候这伤疤的颜色很青很青。在振宇医院吃上中药后,伤疤的青色也慢慢地褪了,很神奇。
 
 

 
       2016年9月5日,吃了9个多月的中药后,王文兰又到南阳市中心医院做了一次骨穿,然后也拿到武汉做了免疫分析。
 
       “结果就说一切正常了。包括染色体结果,说是所有核型均为正常女性核型。”
 
       王文兰说,当时看到这个结果时,很开心,但并没有感到特别意外。她说,在振宇医院见过也听过很多来这里治疗的病人,“他们都是比我早到这里的,有2014年来的,也有2015年来的,他们都治愈了。有的治好后就回家了,不定时再来开点药,继续巩固。”
 
       其中一个叫郭文龙的病人,也是邓州本地人,患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,2015年6月24日也曾到南阳市中心医院,做了6个月的化疗,当年12月23日,晚于王文兰一个月转到振宇医院,吃一年的中药后,身体也恢复得和正常人一样了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6年痊愈后的郭文龙在家中接受采访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庆幸改变了治疗方式,得以康复  
 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康复3年后的郭文龙(2019年10月16日摄于家中)
 
       2017年和2019年,记者两次在邓州的家里见到郭文龙,身体、行动与常人无异。妻子在一旁感慨:“现在非常好,你看他这脸色也红润了,脸上也有肉了,要搁几年前在南阳化疗的时候,说几句话这眼泪就会不停地流。”
 
       王文兰还介绍了一个叫吕玉芬的患者,平顶山宝丰人,患髓系白血病M2,2016年4月到振宇医院吃中药治疗,“吃了不到三个月就好了,到现在还一切正常。”
 
       而采访中,王文兰不止一次地提到,她在南阳市中心医院同病房的几个病友,“有几个我们后来还保持联系,我知道有四五个人,现在都不在了。”
 
       说到这里,王文兰的情绪很低沉,控制不住地落泪。“所以我感到自己很幸运!很庆幸当时做了正确的决定,如果我还在那里,我想很可能会跟她们一样。”
 
 

       王文兰、郭文龙、张蜜、吕玉芬等患者,从记者的采访和调查来看,都是客观存在的真实案例。类似的案例在民间亦非少数,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这些病例很难得到主流媒体的传播。
 
       在有着一套科学规范和既有体系的医学临床认知中,对白血病这种存在极大风险的疾病治疗,主流的治疗手段还是西医,中医则常被贴上伪科学的标签,长期被边缘化。
 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攸关生命的白血病治疗,西医VS中医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到底哪种是更科学的方法?
 
       另外一种观点认为,即便现实中存在中医治好白血病的案例,但也可能只是偶发和侥幸的孤案,从统计学的视角看也许经不起广泛的验证。
 
       但在本次被作为观察样本的邓州市振宇医院,从对院方的采访和了解来看,院方给出的数据却相当惊人。据院长马宇振介绍,“收治的白血病患者,治愈率可达98%。另外2%的极少数是因为各种原因,比如不配合治疗,不按照医生的要求吃药,通常也是因为家属的不信任,在治疗中对患者起了消极的影响。”
 
       囿于记者的职权所限,对马宇振院长的以上说法,尚无法做出严谨的调查和核实。但在该医院,从记者的独立寻访和患者的可信描述来看,用中医治好的白血病患者绝非少数,比例并不低。
 
       作为攸关生命的疑难疾病,到底选择哪种方式治疗更符合科学原理,效果更好、治愈率更高?本期报道虽无法草率给出答案,但尊重客观事实,摒弃观念之争和门户之见,也许是以病人为本、对生命敬畏最该有的态度。
 
 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2wMa1HjVoYst183aIWQc-

(   尊重科学, 理性观察, 客观报道   )
媒体观察栏目热线:13297902100
 
上一篇:锦旗相送
下一篇:最后一页